游民星空 > 專欄 > 游民專欄 > 正文

集思廣議:波蘭在戰斗!一個東歐小國的“游戲大國”之路

2015-10-05 20:48:30 來源:游民星空[原創] 作者:最后的防線 編輯:最后的防線 瀏覽:loading

  “二戰”“肖邦”“居里夫人”“華沙”……但如今,這些波蘭的象征正被《巫師》《消逝的光芒》《死亡島》取代。這些名字不僅昭示了眾多成就,還引發了公眾好奇:它們為何會在一個二流國家誕生,甚至奧巴馬都成了它的用戶?其中原因,也許就和這些大作本身一樣值得發掘。

譯者:最后的防線
編譯自venturebeat.com,原作者DAN CRAWLEY,較原文有刪節和改動

游民星空
(點擊進入專欄列表)

鐵幕背后的程序員

  說到波蘭游戲,就不能不提它的歷史,早在1980年代,在華沙和克拉科夫的大學和研究所,鐵幕下的波蘭人便在思考如何編寫程序。盡管面臨眾多限制,但熱情就像野火在延燒,也正是在它們的基礎之上,一個國家的游戲業迎來了萌芽時期。

游民星空
如果你不知道波蘭在哪,這張地圖告訴你

  作家康拉德·布德西斯澤烏斯基(Konrad Budziszewski)說:1986年,《潘多拉之盒》(Puszka Pandory)是波蘭游戲的起源。它的形式是當年流行的多用戶互動地牢(MUD):玩家扮演虛擬世界中的角色,靠輸入文字與系統互動,在厚重的鐵幕下,程序的版權屬于國家,因此開發者獲得的只能是一小筆獎金。《潘多拉之盒》的故事就這樣結束了。隨后,從1986到1990年,波蘭人推出了數十部作品,它們都遭遇了相似的命運。

游民星空
波蘭游戲的“起源”——《潘多拉之盒》,這是2012年推出的復刻版

  直到1990年代后,波蘭的游戲業才真正破土而出。和當時的許多行當一樣,其誕生離不開政權劇變:在拋棄計劃經濟體制后,波蘭人在一瞬間由為“集體”工作,變成了為“自己”工作,許多有頭腦的人發現了做買賣的契機。但創業是艱難的,許多人發現,本土游戲在上市后入不敷出,因為“正版”在波蘭并不深入人心。

版權?你跟我談版權?

  1990年代,在華沙城區的維斯瓦河畔,聳立著蘇聯時期的老體育場——它充當了兩個尷尬的象征,既是游戲文化興起的地方,也是盜版業的發源地。在昔日的體育場外,曾有無數小販游蕩,兜售錄像帶、CD甚至是硬盤,部分俄羅斯商家還會將外國游戲界面翻譯成波蘭語。“版權?你跟我談版權?”1995年,一名攤販在接受采訪時怒吼道,正是猖獗的盜版浪潮,讓《潘多拉之盒》播種的火苗幾乎熄滅。

游民星空
美麗的華沙曾經是盜版市場

  雖然在今天,這個盜版市場已不復存在,老體育場也被推倒重建,但對波蘭人來說,當年的記憶并沒有遠去,還給人留下了喜憂參半的回憶。《巫師》開發商——CD Projekt RED的市場部主管米歇爾·吉勒夫斯基(Gilewski)曾經紅著臉告訴記者:“當時的著作權法形同虛設,因為人們不愿意、也沒有渠道去買‘合法軟件’,我小時候甚至沒有為一部游戲掏過錢——在當時,相互拷貝是正常不過的事情。”

  在形形色色的盜版商中,就有CD Projekt的兩位創始人,伊文斯基(Iwiński)和季辛斯基(Kiciński),但他們和老體育場前的攤販不同:第一,在冬天,他們不用穿著棉大衣、頂著料峭寒風到處兜售光盤——他們很早就開了自己的門店;第二,他們固執地認為,一定能找到讓人接受正版的途徑。1999年,他們獲得了RPG《博德之門》的發行資格。季辛斯基后來寫道,在下決心時,他剩下的只有“破釜沉舟的悲壯”。但他們做到了,靠的不是不是噱頭,而是實打實的熱心服務:在籌備過程中,兩位創始人邀請了許多演員為游戲配音,還附贈了羊皮紙地圖、一本“龍與地下城”類的桌游手冊和一張音頻CD。通過提供盜版不具備的內容,《博德之門》波蘭版的銷量突破了10000大關。

游民星空
為了《博德之門》,Iwinski特地把座駕換成了面包車

  雖然第一桶金來自銷售代理,但CD Projekt決定走自己的路。伊文斯基和季辛斯基將目光投向了一套小說,即國寶級的奇幻長篇《巫師》。

更多相關資訊請關注:巫師3:狂獵專區

1 2 3 4 5 6 7 下一頁
友情提示:支持鍵盤左右鍵“← →”翻頁
分享到:
休閑娛樂
綜合熱點資訊
單機游戲下載
精彩專欄
游民星空聯運游戲
今天福彩开奖